再罚高通?欧盟“收税女士”上任4年罚遍美国科技公司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22 15:11

罚

6月25日,大量外媒报道了欧盟要给高通开罚单的新闻,若是真的,这将是欧盟2年内对这家公司开的第2张罚单,去年的那张金额高达9.97亿欧元。

本次罚单传闻起源于高通和英伟达旗下Icera公司的争端。Icera曾在2010年6月向欧盟委员会投诉,高通利用其在CDMA专利上的绝对领先地位,让客户停止与业务相似的Icera合作。从2015年开始,欧盟正式就此事启动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,但经历了2016年Icera被英伟达收购,再到今天,相关调查仍未得出结论。

事实上,欧盟罚人,高通被罚,在科技圈都已不是什么新鲜事。最让媒体们关心的反倒是一些周边故事——比如欧盟2次罚款高通背后的女人、被称为“硅谷死敌”“收税女士”的玛格丽特·维斯塔格(Margrethe Vestager)。

维斯塔格是丹麦人,1993年毕业于哥本哈根大学,33岁成为丹麦国会议员,43岁就成为丹麦经济内务部长,相当于副总理。在她的任期间,丹麦的失业率从5.9%下降到4.1%。显然,丹麦这个小国的事务并不构成挑战,于是她赴任欧盟,成为欧盟委员会反垄断专员并创造了传奇:

从她2014年上任到2018年,当时美国最强大的5家科技公司“FAANG”(Facebook、苹果、亚马逊、Netflix、谷歌)有4家被欧盟处罚,累积罚金200亿欧元。

她第1个下手的是谷歌。

2010年,英国一对夫妻因为自己创办的比价网站Foundem被谷歌定义为“垃圾网站”,以“搜索引擎不应具备任何编辑性政策”为由将其起诉至欧盟。然而在接下来5年中,欧盟对此毫无作为。维斯塔格的前任华金·阿尔穆尼亚(Joaquín Almunia)长期和谷歌扯皮,得到的却只是3次和解的结果,连1分钱也没让谷歌吐出来。

事情在维斯塔格上任后出现了改观。

2015年4月,上任还不到半年的维斯塔格就盯上了谷歌,提出对谷歌进行反垄断调查。和前任不同,她拒绝与任何游说组织见面,一个一个听听取受害者的遭遇,亲自从20多个领域搜集了谷歌垄断的证据。

尽管谷歌旗下的搜索引擎、地图、YouTube、Chrome浏览器等产品在人们生活中占据了重要地位,谷歌也一度以此相要挟,但维斯塔格坚定表示,谷歌要么接受罚款,要么滚出欧洲。

最终,她给谷歌开出来高达60亿欧元的罚单,经历几轮上诉,谷歌最终还是被罚了24亿欧元。

这还没完,2017年,她再次依据谷歌利用安卓系统优势地位,强制手机厂商预装谷歌服务为由,对其开出了43.4亿欧元的天价罚单,这次谷歌没做过多挣扎,干脆地缴了罚金。

此后,第2个遭她“毒手”的是苹果。

或许很少人注意到,2016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苹果___避税案件,维斯塔格在其中扮演了重要作用。

在2014年以前,苹果一直在利用“双重___”漏洞避税,将原本应向美国政府缴纳35%或向___政府缴纳12.5%左右的税款降到其海外市场利润的5%左右,有些年甚至低于2%。2013年,美国议员率先曝光此事,欧盟稍后展开了调查。

但是和谷歌案件一样,在此之前,欧盟对此事毫无作为,直到维斯塔格上任。

2016年8月,经过3年调查之后,欧盟委员会确定___政府给了苹果非法税务利益,并以此判定,苹果须向___补缴总计达130亿欧元的税款,还要附加10亿欧元利息。

据传言,苹果的反弹非常激烈。曾有185位美国公司CEO向欧洲政府首脑上诉,要求撤回该裁决,称其是“严重的自残伤害”;美国白宫及财政部抨击该裁定批评维斯塔格的竞争总司就像一个“超国家级税务局”;___为了留住苹果,也提出了抗辩,主动放弃这100多亿欧元税款。

但维斯塔格并没有受到这些言论的影响,她还公开向美国发声:“如果这是美国财政部的感受,那是他们的事,我们无法剥夺他们说话的权利。”

在裁定作出7个月后,维斯塔格对苹果下达了最终判决:补缴130亿欧元的税款及利息。

2017年,维斯塔格相继处罚了Facebook和亚马逊。

从2016年开始,维斯塔格盯上了Facebook收集用户数据的行为。次年,欧盟找到了处罚的理由。

2017年8月,WhatsApp隐私政策发生变化,其声称将与母公司Facebook共享一部分用户的电话号码,而在Facebook 2014年收购WhatsApp时并未提及此事。事实上,技术上匹配双方账号的可能性已经存在。对此,维斯塔格直言:“Facebook在尝试收购WhatsApp时给欧盟提供了不正确或有误导性的信息。”

Facebook最终被罚款1.10亿欧元。

同年,亚马逊同样因为逃税被维斯塔格盯上。她声称,“___给予了亚马逊非法税收优惠。结果,近四分之三的亚马逊利润没有被课税”。当时的情况是,___允许亚马逊把很大一部分利润转移到一家控股公司,而这家控股公司因为持有特定知识产权,不必纳税。

维斯塔格在此事上面对很大压力。亚马逊和___方面都矢口否认,前者声称其位于___的总部并不存在偷税漏税行为,后者表示,其有信心看到针对该国的这一调查纯属“子虚乌有”。

欧盟的这一举措还遭致___政府的不满。美国政府认为,由维斯塔格主导的调查实际上是针对美国公司,显失公平。

同时,在较早时候,此案在美国也牵连了诉讼,美国税收主管机关主张的诉讼标的额为15亿美元,但这一案件却以亚马逊胜诉告终。

但维斯塔格并未被外界压力干扰。当年10月,欧盟正式向亚马逊递交通知,命令其向___补缴大约2.5亿欧元的税款。维斯塔格表示,她这么做并不是对外国公司有偏见:“这事关欧洲竞争,不论你来自哪个国家,你是哪家公司”。